压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精美的敦煌壁画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33:25 阅读: 来源:压焊机厂家

闻名于世的敦煌莫高窟,最引人瞩目的在于它的壁画。这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历史文化遗产。敦煌壁画包括敦煌莫高窟、西千佛洞、安西榆林窟共有石窟552个,有历代壁画五万多平方米,是我国也是世界壁画最多的石窟群,内容非常丰富。敦煌壁画,不仅是艺术,也是历史,更是神与世俗生活的间接反映。石窟壁画富丽多彩,各种各样的佛经故事,山川景物,亭台楼阁等建筑画、山 水画、花卉图案、飞天佛像以及当时劳动人民进行生产的各种场面等,是十六国至清代1500多年的民俗风貌和历史变迁的艺术再现,雄伟瑰丽。在大量的壁画艺 术中还可发现,古代艺术家们在民族化的基础上,吸取了伊朗、印度、希腊等国古代艺术之长,是中华民族发达文明的象征。各朝代壁画表现出不同的绘画风格,反 映出我国封建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状况,是中国古代美术史的光辉篇章,为中国古代史研究提供珍贵的形象史料。

《龙王礼佛图》

敦煌壁画的艺术价值弥足珍贵,令人痴迷。壁画在结构布局、人物造型、线描勾勒、赋彩设色等方面系统地反映了我国历史上各个时期的绘画艺术风格,以及其传承演变、中西艺术交流融汇的历史面貌。从艺术上讲,它显示了我国各族画师卓越的创造才能和高度的艺术成就。从历史上看,通过壁画,直接也间接地反映了我国古代各民族、各阶层的劳动生活、社会活动、文化生活。

《文殊赴法会中普贤》,莫高窟36窟,五代

敦煌壁画:从内容来看,可以分为七大类。它们是:一、佛像画:指描写佛教的各种神像,这些形象,大都画在绘塑结合的说法图里。二、故事画:指以佛经为依据的独立连环画。有佛传故事、本生故事、因缘故事等等。三、传统神话题材画:主要有中国古代传统神话题材中的东王公、西王母、女娲等。四、经变画:根据一部经绘成一幅画的巨型经变。五、佛教史迹画:是描写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佛教圣地和灵应事迹。既有真人真事,也有想像虚构。六、供养人画像:早期多为小身,画在说法图的下方。到了唐代,画像逐渐增大,出现了等身巨像。七、装饰图案:主要是平棋和藻井等建筑装饰。

《文殊经变》,安西榆林3窟,西夏

敦煌壁画,除装饰图案而外,一般有情节的壁画,特别是经变画和故事画,都反映了大量的现实社会生活,如:统治阶级的出行、宴会、游猎、剃度、礼佛等;劳动人民的农耕、狩猎、捕鱼、制陶、冶铁、屠宰、炊事、营建等;还有嫁娶、上学、练武、歌舞百戏、商旅往来、少数民族、外国使者等等各种社会活动。

《普贤经变》,安西榆林3窟,西夏

敦煌壁画继承了传统绘画的变形手法,巧妙地塑造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动物和植物形象。时代不同,审美观点不同,变形的程度和方法也不一样。早期变形程度较大,较多浪漫主义成分,形象的特征鲜明突出;隋唐以后,变形较少,立体感较强,写实性日益浓厚。

《敦煌舞蹈》,莫高窟85窟,初唐

敦煌壁画继承了传统绘画的变形手法,变形的方法大体有两种:一种是夸张变形一以人物原形进行合乎规律的变化,即拉长。如北魏晚期或西魏时期的菩萨,大大增加了服、手指和颈项的长度,濒骨显露,嘴角上翘,形如花瓣;经过变形彻成为风流潇洒的“秀骨治像”。金刚力士则多在横向夸张,加粗肢体,缩短脖项,头圆肚大,棱眉鼓眼,强调体魄的健硕和超人们力量。这两种人物形象都是夸张的结果。

《敦煌舞蹈》,莫高窟445窟,盛唐

线条和色彩作为我国传统绘画的艺术语言,具有高度的概括力和表现力,能够以简练的笔墨,塑造出个性鲜明和 内心复杂的人物形象。敦煌壁画全面地继承了这个传统,并适应创造新形象的需要而有所发展。

《敦煌舞蹈》,莫高窟112窟,盛唐

敦煌壁画的起稿线豪放自由,粗壮有力。 敦煌壁画的定形线是比较严谨的,早期的铁线描,秀劲流畅,用于表现潇洒清秀的人物,如西魏的诸天神灵和飞天,线描与形象的结合,堪称关五无暇。唐代流行兰叶描,中锋探写,圆润、丰满、汗厚,外柔而内刚。

《藏式供养菩萨》,莫高窟328窟

敦煌壁画一开始就不同程度地具有中国气派和民族风格,形成自成体系的中国式佛教艺术。值得称道的是,古代画家们在继承和发扬民族艺术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借鉴外来艺术时那种宏伟的气魄和开放的态度。 敦煌壁画对外来艺术的借鉴,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借鉴西方艺术人体解剖,二是吸收了西域等外来的晕染法。

《水月观音》之一,安西榆林2窟,西夏

敦煌壁画人物多半裸或裸体,描写细致,人体比例和解剖较准确,因而真实感较强。原因是敦煌壁画直接受到龟兹壁画的内容、形式和表现手法的影响,而龟兹壁疏又直接传自于印度和阿富汗。印度、阿富汗的佛教艺术里则早已吸收了西方艺术的营养。

《说法图》,莫高窟57窟,初唐

因此壁画中的人物,特别是菩萨,比例适度,解剖合理,姿态优美,手式纤巧,真实地表现了人体美。这种写实手法,大大地加强了壁画人物解剖的合理性,弥补了汉晋绘画之不足,促成了新的民族风格的成长。

《十一面观音》莫高窟,321窟,初唐

中国绘画起初不事晕染,两汉时代才在人物面部两颊晕染红色,以表现面部的色泽,虽然有一定的立体感,但不强。西域佛教壁画中的人物,均以朱红通身晕染,低处深而暗,高处浅而明,鼻梁涂以白粉,以示隆起和明亮。这种传自印度的凹凸法,到了西域为之一变,出现了一面受光的晕染;到了敦煌又有所改进,并使之与民族传统的晕染相融合,逐步地创造了既表现人物面部色泽,又富有立体感的新的晕染法,至唐而达到极盛。

库存染料批发

医药及生化制品批发

手持折射仪价格

其他合成化学纤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