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克拉玛依离世界石油城梦想有多远-【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6:21 阅读: 来源:压焊机厂家

克拉玛依:离“世界石油城”梦想有多远?

中国页岩气网讯:弯腰双臂垂下、向天空展开双臂身体呈S状、一米多长红纱巾在身后迎风飞扬……在金色夕阳中,一位女孩在一座高13米的小丘上摆出各种身姿,不远处她的男友不停地按下快门。

无论摆什么造型,女孩始终没有离开旁边高3米的一块石碑。

和其他城市不同,克拉玛依的情侣们拍照选择的地方颇有特点:脚下13米高的小丘为原油长年外溢结成的一群沥青丘,周围10米处散落着四五个10平米左右的圆形石油池,其中的油池有多处“泉眼”——像涌泉一样不停地冒着黑色的稠油,不时还冒着黑色的气泡。

女孩身旁石碑上的三个红体刻字“黑油山”显示着这座城市的特征。

“克拉玛依”系维吾尔语“黑油”的译音,得名于市区东北角一群天然沥青丘——黑油山。克拉玛依是新中国成立后勘探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2002年,其原油产量突破1000万吨,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个原油产量上千万吨的大油田。而克拉玛依市是世界上唯一以石油命名的城市。

这座城市因油而建、因油而兴,2010年人均生产总值(现价)已突破12万元。如今,已“年过半百”的石油城,正在急切地探寻转型之路。

克拉玛依“十二五”规划勾勒了发展蓝图:由“单一资源型城市”向“综合型城市”迈进、由“工业型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迈进。转型目标为“打造世界石油城”。

但以能源资源开发为导向的城市布局相对分散,功能不全,建设投资大,运行成本高,集聚与辐射能力不强,区域经济融合程度低,接续产业弱小,加之生态环境脆弱,使得这座资源型城市,向综合性城市的转型之路还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黑油山上的能源人

“大面积的沥青丘被风沙腐蚀得奇形怪状,沥青湖面上粘着大雁、野鼠的尸体。都怪它们误把熔化的沥青看成是湖水了。”1943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地质系的北京人杜博民在20年后(1982年)回忆刚到克拉玛依的“沥青湖”时感喟,而这段感喟被收录在高旗主编1998年出版的《留在天山南北的记忆》的书中。

这本书厚达670页,密密匝匝地收录了几十位最早赶赴克拉玛依的建设者的回忆文章。如今,包括杜博民等人均已过世。

共和国建立伊始,一批批胸佩“北洋大学”、“西北大学”、“北京地质学院”、“北京石油学院”、“清华”等校徽的热血青年,满怀着理想,西出“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在古尔班通古特干旱的大沙漠上耕耘油海。

“1950年我在西北军政委员会工作,5月初上级部门就决定安排我进入筹备工作组,5月份我就来新疆。当时只有独山子,克拉玛依油田还没发现。”毕业于西北工学院的高劲夫就是这些热血青年中的一员。

1950年,中苏签订友好同盟条约。1950年4月份,签订了中苏合办石油公司的协议。高劲夫作为中苏石油公司筹建工作组的6个成员之一,从西安赶赴克拉玛依,从此扎根在此地,参与并见证了克拉玛依油田与城市的兴起。

“筹备组一共6个人,3个人是搞技术,包括化工、炼油、化学三个领域。第一口井时,苏联专家还没来,我们自力更生研发出来了钻井液,原材料褐煤取自克拉玛依当地。节约了大量从前苏联进口原料的费用。” 作为目前唯一健在的筹备组成员,也是我国著名钻井泥浆工程专家、90岁高龄高劲夫回忆起当年脸上充盈着红光。

石油是经济的血液,泥浆又是石油工业的血液,即是开采石油时的润滑剂。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口井开采的泥浆设计便是高劲夫完成的,从而我国有了自力更生的开采石油配备技术。

“当年,坐在黑油山沥青丘上,我曾经向勘探队员们畅谈过对克拉玛依油乡的憧憬,口若悬河,就像一部狂想曲。”地质专家赵白在《留在天山南北的记忆》中的憧憬变成了现实:当年沙丘起伏、长满梭梭林的荒漠戈壁,到处是地鼠掘的陷坑,如今已变成克拉玛依市区准葛尔路平坦的柏油大道。

当年,《克拉玛依之歌》中唱到“你没有草也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如今,这座中国西部油城历经10年,从400公里外的鄂尔济斯河引水,将克拉玛依河建成全国首个戈壁荒漠人工河景区。

无论是准葛尔路繁华的商业街,还是克拉玛依河的拱桥边,都会出现身穿红色工作服的石油工作者。

中国的迪拜?

尽管克拉玛依拥有当今最福泽的石油资源,但同样存在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挑战。同时,生态、人文、社会功能等要素还不足以撑起一座城市应有的吸引力。

“克拉玛依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目前几乎所有的经济活动都与石油有关。如不及时转型,那就注定只有一种命运——矿竭城衰。” 身负克拉玛依市市长和新疆油田公司总经理双重职责的陈新发去年专门撰文称,克拉玛依油田尽管还可以开采至少上百年,但总有矿竭的一天。虽然近年来第三产业有较大发展,但石油石化产业一柱擎天、产业结构严重不合理的局面依然没有改变。

“无论油气的枯竭还是油价的大幅度、趋势性下降,都有可能把克拉玛依推向衰败。所以从资源型城市转型为综合型城市是克拉玛依的必答题、必修课。”陈新发称。

而另一个更为迫切的危机正笼罩着克拉玛依的决策者们,即为了避免城市被边缘化。

“近十年的GDP统计数据显示,克拉玛依是新疆发展最慢的地区。"十二五"期间,全疆平均经济增速预计为12%,克拉玛依则为9%。"十二五"末,预计经济总量方面,乌鲁木齐、伊犁州、昌吉、巴州、阿克苏、喀什都将超过克拉玛依。”陈新发称,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经济总量,克拉玛依原有的优势都在逐渐丧失。另外,全疆布局的两个经济带:天山北坡经济带和环塔里木盆地西北缘带,克拉玛依中心城区都没有在这两个经济带上。

事实上,克拉玛依已为转型付出过努力。

第一次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提出从资源型城市向综合型城市转变,改变石油石化产业一柱擎天的状况。“引水工程”竣工后,提出发展大农业和林纸业。但实践证明,这条路很难走通,最大限制就是水资源。靠雨水不够,引水太贵,而发展林纸产业,又要面临原料供应和环境污染的双重风险。转型收效甚微。

第二次转型探索在2004年前后,提出发挥专业优势,依托哈国进口原油、本地原油及周边丰富的煤盐资源,发展石油石化深加工为重点的能源化工产业,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推动城市转型。由于各种条件局限,这次转型没有改变产业单一的弊端,城市整体抗风险能力仍然较弱。尤其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这一缺陷更加凸显。

此后,“世界石油城”的定位应运而生。

实现这一战略的具体举措,从该市“十二五”规划中可以看出,即建设“油气生产、炼油化工、技术服务、机械制造、石油储备、工程教育”六大基地,进一步做大做强核心产业;突出发展“金融、信息、旅游”三大新兴产业;全力打造“高品质城市、最安全城市”两个平台。

克拉玛依的理想是中国的迪拜?

“迪拜成功的优势,除了制度外,还有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对外开放程度以及强大的财力支撑和政治中立。”陈新发对媒体相关提问时曾表示,克拉玛依与迪拜之间不可比,但总体来看,世界石油城是一个国内外石油企业的总部城市,未来我们必须和国际接轨,要积极争取中央和中石油的政策,比如自由贸易区的政策。

对于一个石油产业占80%的经济结构进行调整、转型,显然不是短期内能实现的。但就城市功能而言,克拉玛依也存在着缺腿。

克拉玛依属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干燥少雨,生态环境极为脆弱。尽管城市绿化、植被逐年增加,但城外四周百里荒漠。经过三万人四年苦战修葺的人工引水河即克拉玛依河,也存在着水量补给、维护成本高昂的问题。

相当于北京时间19时的晚上,即便是准葛尔路繁华商区的食肆、商场均已关门,看不到业态多样的生活娱乐店铺,路上行人零落。偶有几个全身穿着蓝色或红色工作服的路人,标识着这座城市的特征。

责编:王亭亭

飞鱼vpn

加速器

加速器下载

Coursera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