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爱玲的偶然与必然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0:56 阅读: 来源:压焊机厂家

核心提示:人不能脱离时代而存在。  张爱玲近年成为热门,她的作品与人生,逐渐为人们所熟悉。更因几部成功的影视剧的改编,一时竟有了张爱玲热的兴起,这可能是张爱玲在生前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女性爱看张爱玲,这是一股... 人不能脱离时代而存在。

张爱玲近年成为热门,她的作品与人生,逐渐为人们所熟悉。更因几部成功的影视剧的改编,一时竟有了张爱玲热的兴起,这可能是张爱玲在生前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女性爱看张爱玲,这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中国,女性在几千年的封建时代都是处在压抑的一群。她们的思想与感情,就像地底的火山,不断地酝酿,却很难找到一个可能的喷发口。新中国的成立,看似给予了女性以解放,实际上从精神层面而言,女性尚未得到彻底的平等。最近几十年,这种状况却有天翻地覆的革命性变化。最重要的是,女性经济地位上的独立,可以保证她们能够在思想与行为上的独立。张爱玲,首先作为一个具有自主性的作家,成为许多女性的喜爱,是很自然的。至少她的敢作敢为,是吸引当代女性当作榜样的巨大诱因。

不仅如此,张爱玲还能写细腻敏感的感情。不论多么强悍的女性,感情始终可能成为击倒她们的致命软肋。前些年流行的过于虚幻的琼瑶式故事,已经不能满足她们的新口味了。

张爱玲的特点,在于一种看起来很美的小资情调。尤其是她与胡兰成的一段爱恨情仇,因为隔了时间的距离,很能引起今日女性读者的感慨与同情。张爱玲对爱情的追求,用她的细致笔触写来,肯定具有相当的可读性与感染性。

当代的都市生活造就了一个特殊的女性群体:她们有令人羡慕的独立工作,有高额的收入,自己的小圈子。但她们的压力太大,生活范围狭窄,精神焦虑空虚。张爱玲的作品与人生,似乎成为可以填补这些人的心灵黑洞的最佳材料之一。轻风吹拂的下午,喝着咖啡,读点张爱玲,不管是装腔作势,还是真心喜爱,都可以说是一种说得过去的享受与时髦。

当然,现在的文学评论家也很喜爱张爱玲。甚至在他们的内心,还会感激幸好还有一个张爱玲在。中国近百年的历史,是一部风云激荡的变革史。政治的巨变,不仅仅是社会制度的更替,对社会的各个方面都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中国自古就有文学为政治为教化服务的传统,从五四时期开始的新文学革命,到三十年代的左翼革命文学,到解放以后的社会主义文学,再到文革时极端左倾文学。政治在文学身上介入太深,图解最重。一些文学家、评论家因为与政治走得太近,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性,也是就最终丧失了他们的文学性。这是中国现代文学的悲哀与损失。

物极必反,矫枉过正。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治与思想的解禁,文学也重新焕发了它的生机。然而,在这种巨变的时代大潮面前,很多文学家、评论家迷失了。最近的三十年,是中国历史上最深刻的变革时期,这种渐进式变革,在于它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整个社会的架构与人的思想。

当旧的体系轰然倒塌,新的体系无所着落的情况下,迷失成为必然。二十年前的中国文学史,是千篇一律、刻板乏味的;二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像样可读的版本。在这样的情况下,舶来品吃香的时代开始了。终于,处于沉寂中的张爱玲被文学批评家“挖掘”出来,并逐渐走进主流。

张爱玲作为中国现代作家,在大陆已往的现代文学史著作中并不能找到相应的位置,这显然不公平。不过,她并不缺乏大洋彼岸的崇拜者。得益于美籍华人夏志清先生的《中国现代小说史》里的大力推崇,张爱玲“出口转内销”,在后现代中国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潮流。

我相信夏志清先生的高尚人格与严谨治学。他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用英文写成,后来译成中文。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在港台出版过。前几年,几经周折,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有所删节的版本,作者本人也为这个版本写了序言。夏志清先生的这本小说史,是被许多人介绍并赞颂过的。我也花了一些时间,细细地阅读过,特别是其中关于张爱玲的部分。在夏先生的眼里,张有玲似乎可以算作中国现代最伟大的作家。以他的环境与立场出发,对鲁迅、郭沫若等人的批评是可以理解的。但夏先生对老舍的贬低却使我吃惊。尤其在他的眼里,《四世同堂》居然只是一部浮躁的失败之作。如果出于偏爱,对张爱玲有相当篇幅的赞扬溢美,这是可以的话,为什么对中国现代作家却持有如此多的挑剔与贬抑?

一部作品的好坏,最终还是要由读者来决定,由时间来磨洗的。《四世同堂》从问世到现在,几十年的时间,未见它的光芒消损,反而跻身于中国现代经典之列。如果一定要对张爱玲的作品大加赞扬,相信也在情理之中。但如果这种结论是建立在贬抑其他作家的基础之上,只能说失于偏颇与谬误了。

令人遗憾的是,国内拥张的批评家最有力的论据就是源自夏志清先生的这本小说史。这似乎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以前的文学评论只推崇革命化,现在的文学评论则只剩下了“人性”化。人性这东西,并不是孤悬于时代与思想之外的独立品。确切的说,当很多文学批评家懒得也无力去挖掘当代中国文学中最珍贵的作家作品,挟洋自重,不是更省事更虚张声势的做法么?这样的例子,过去有,现在有,将来也必定有。

一个标榜“人性”最厉害的时代,其实就是“人性”最缺失的时代。

当今中国,虽然潜伏着许多政治、经济与文化的危机,但歌舞升平,一派太平盛世景象。在这种时代,享乐主义来得正及时。如果还有哪个作家能够潜入生活的最底层,去写一写最真切的人生,除非他有足够的决心,也预备几十年后才被人“挖掘”。不然的话,不妨推波助澜,一起风花雪月。张爱玲的作品,是对过去小资生活的畸形爱恋,正是病态社会的写照与无奈。但在当今社会化大生产把人异化的现状下,正好暗合了时代潮流的走向。

现在流行着很多描述旧时代的作品与影视剧,主题已经从揭露所谓旧时代的黑暗,摇身一变为对旧时奢华的欣赏与羡慕。有很多这样的场景:旧上海十里洋场里,充斥着穿着旗袍的贵妇与舞女,阔气的客厅与交际舞会,西装革履的绅士与温情脉脉。这些似乎不是发生在艰难时世的背景下,反倒成了一种不可复制的浪漫与意境。

说到底,这个时代,物质化的人生,与不能抑制的物欲追求,放纵与空虚,严严实实包围着处在重压下的人们。于是,与其苦苦追索人生的意义,不如陶醉在张爱玲所设置的情调之中。

所以,张爱玲的一度风行,有它的偶然,更有它的必然。

晋中订做西装

宜春工服设计

长治西装设计